其靁虺虺love

世人笑我疯癫,我便疯癫,无惧言语

那一夜2

😭依旧无肉,但我不懂我为什么被屏蔽

🌸夏洛克X乔纳森

🌸走外链

🌸一见钟情


【夏洛克X乔纳森】那一夜1

👄🌸夏洛克X乔纳森

🔥一见钟情 阴差阳错 天作之合

😍😍😍😍😍😍😍

【下次更新时开车】

(一)

  夏洛克第一次遇见那个有着绿眼睛和红棕色卷发的漂亮男人是在一个冬天的夜里,在伦敦的街头。

   那时,他刚刚去查完一个案子,身边跟着絮絮叨叨的华生医生,手里还拎着一瓶没有开封的威士忌。那个男人就这样与他擦肩而过,身上裹着一件简简单单的蓝色羽绒服。在他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在他身上闻到了一种清新的木质香味,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不让人讨厌,更增添了一点儿男性魅力。

    “不知道他喷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夏洛克脑海中难得闪过了一个无聊的问题。

    夏洛克忍不住回过头去看他,那天的雪很大,飘舞下来的雪花,形成了一片朦胧的幕布,让他看不清楚那个男人的背影。

   “他很特别。”

   夏洛克在心里轻声说道。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对陌生人产生兴趣的人,而刚刚那个人是个例外。也许他应该拦住他,问问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联系方式。

    如果可以的话……也可以约个下午茶什么的。

   不过,人都已经走远了,再想这些也没别的什么用处了。夏洛克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扶了一把脚打了滑差点摔在地上的华生,和他并肩朝他们的屋子走去。

(二)

  夏洛克今天很暴躁。

  他又被他哥哥塞了一个案子,是英国政府让麦考夫塞给他的,要他暗中去调查一个什么走私武器的案子,他对这个当然不感兴趣,但麦考夫可不管他愿不愿意。夏洛克讨厌他的这个哥哥,因为他总是对他毫无办法,他也没办法像对待别人那样冷酷。对待麦考夫,他最多也就是嘴上挖苦挖苦,实际上他还是个被亲哥哥压迫的可怜弟弟。

   “你应该出去看看,而不是天天面对着一些发烂腐臭的尸体。”

    麦考夫一边优雅的用餐巾擦净自己的手,一边慢条斯理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让人把自己的亲弟弟打包到了直升飞机上,直接送到了瑞士的一家酒店。
    夏洛克有些萧索的站在酒店门前,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对麦考夫说个不,就被强行扭送到了这里。他抬腿走了进去,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酒店,纵然他再挑剔也无法挑出这个酒店有哪里不好。
    金碧辉煌的大厅,训练有素的服务人员,精致的装饰,每一样都是该死的完美。
    但这并不能消除夏洛克心里的不爽。

    直到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绿眼睛漂亮男人朝他走来。
 
“先生,刚才已经有人为您订好了房间,我现在让人带您去房间好好休息一番。”
   
    夏洛克看着眼前男人的薄唇在不断的张合,他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微笑:“可以请这位先生带我去房间么?”

   男人微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睛很亮,很纯粹,微微睁大就变得圆圆的,配上清透的绿色,看上去倒像是一只无辜的小猫咪。他很快就恢复了原状,礼貌向他的微笑,伸手为夏洛克指引了方向。

  “先生,请跟我到这边来,您的房间要从这里上去。”

   夏洛克点了点头,神色如常,但其实暗地里一直在偷眼打量着身侧的这个人。他今天很漂亮,比那天见到的还要漂亮。他很高大,但骨架并不粗壮,身材匀称极了,剪裁得体的西装顺着他的曲线包裹住他的肌肉,腰肢,还有翘臀。隔着衣服,夏洛克就能想象得到布料下面的肉体该有多么的迷人。

   “你是瑞士本地人吗?或许你去英国呆过一段时间?你的腔调……很英国。”夏洛克打断了这位经理对本地风情的介绍,虽然他很享受乔纳森优雅的语调和让人舒适的介绍方式,但他更想问这个可爱的小经理点儿别的什么。

   “我来自英国,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到瑞士生活,我很喜欢这里。”小经理依旧优雅的笑着,替夏洛克打开了电梯门。

    夏洛克点点头,看着这位经理,“可以冒昧的问一下你的名字么?我觉得,也许是因为我们很有缘分,所以我才入住了你任职的这家酒店。我叫夏洛克.福尔摩斯,来自伦敦。”

   “乔纳森.派恩,”乔纳森从西装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夏洛克,“夏洛克先生也许需要一张我的名片。”

    夏洛克欣然接过,指尖掠过那一串字母,最终把这张名片放到了比较贴身的口袋里。

  “派恩,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找时间出去一起喝一杯。”夏洛克朝乔纳森经理点了点头,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进去先休息了。

   时间还很长,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补个觉,他觉得他已经困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三)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补眠,夏洛克重新恢复了之前精英的模样,他整理好自己的衣着,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暮色已经降临,狂欢拉开了序幕。

  夏洛克在衣服口袋里摸出了白天时候乔纳森经理递给他的那张名片,手指拂过烫金字体,拿起旁边的电话拨了过去。

  “您好,这里是前台,我是乔纳森.派恩,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么?”

   乔纳森磁性的嗓音中总是带着些特殊的优雅,带着些许能安抚情绪的味道。

   

   夏洛克清了清嗓,莫名觉得有点紧张。他可不是那些没见过的世面的小伙子,对于感情上的事情,他一向游刃有余,不过,也许这次他碰上了一个意外。他隐约觉得,也许,这一段感情很难会受他的控制。

   毕竟,感情失控起来,就像脱了缰的野狗。没人能说得准

  “很抱歉打扰到你,乔纳森先生,额,我是夏洛克,或许你还记得我,”夏洛克在电话的这头有点手足无措的挠了挠头,“你下午有送我到房间来。”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轻笑,让夏洛克不知不觉的红了脸。

  “我记得您,夏洛克先生。”乔纳森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心情很好,“您是一位特别的客人,风度翩翩又优雅迷人。不过,还是想冒昧地问您一下,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吗?”

   夏洛克被他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乔纳森并不是给予他赞美最多的人,自从他破了许多奇案名声大噪之后,不少人都夸赞他是举世无双的神探。不过,种种溢美之词并没有进福尔摩斯先生的耳朵里,他从不在意这些毫无意义的话语。不过这个人很例外,他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因为电话那边的人的夸奖而加速,变得仿佛不是自己的。

   “也许,我可以在午夜的时候邀请你与我一起喝一杯红酒。”一向能言善辩的福尔摩斯先生觉得自己有些词穷,干巴巴的征询那面人的建议。

   对面沉默了一下,很快传来了他肯定的答复。

   挂断电话之后,夏洛克忍不住扑到床上滚了一圈。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他有预感,今晚会是一个无比美妙的夜晚。

补《妄灾》

我好像又被屏蔽了,补个云盘链接吧


【旭润au】梦里烟波1

最是朦胧烟雨时,白衣公子竞折枝。

柳絮随风转起时,少女情怀似情诗。


雨后的江南,总是带着十二分的朦胧与疏懒,少男少女们在屋里憋闷得久了,急忙换了衣服,跑出来玩。有走到河堤的少女探头眺望,却见着一条精致的画舫缓缓驶过,船头站着两位模样俊俏的年轻公子,一个一身白衣,腰细身长,俊秀清雅:一个红衣灼艳,猿臂蜂腰,风姿难比,端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堤上的少女们见了,不由得捏紧了帕子,心里似小鹿般乱撞。随时羞赧,也没人肯离开那堤岸,都偷眼瞄着那两位俊秀公子,心里盼着,那公子会回过头来瞧上自己一眼。


仿佛是听到了她们心里的话,着白衣的公子侧头向她们望了过来,嘴边噙着笑意,目若星辰,让众人不由得看呆了,少女们慌忙羞窘的躲到同伴身后,拿帕子掩了羞红的面,有大胆的还踮起脚尖,朝他挥了挥帕子,询问公子是哪里人士,可有婚配。


“兄长理会她们做甚?”旭凤揉了揉鼻子,问道。


润玉轻笑一声,转头看向旭凤“只是瞧着热闹而已。倒是旭凤你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向父皇母后解释你偷偷跑出来的事情吧?若是解释不好,只怕父皇又要生气了。”


旭凤一听这话,皱紧了眉头,“生气就生气呗,再说了,当初他不让我跟你走,兄长不在京城,我待在那里又有什么意思?我也不耐烦听母后絮絮叨叨的。倒不如陪兄长出来看看,谁知道兄长路上会遇上什么危险,我跟着兄长倒也能放心些。”

“我能有什么事?”润玉无奈笑笑,伸出手指来点了点弟弟的笔尖,神态宠溺,“只是你跟出来了,回京之后,我又免不得被母后说一顿。”


旭凤扬了扬眉,把手指搭在了润玉的肩上,懒洋洋得打了个哈欠:“兄长放心,有我护着你呢。母后这次本就是故意为难你,她让父皇把之前安排给你的护卫撤了,只肯让你带几个下人,真搞不懂母后再想什么?路上又遇到好几波盗匪,若是我没跟着你,你应付起来肯定也是不大轻松的。”


“旭凤,慎言!”润玉扬声喝断了他的抱怨,“那是你母后,怎可背后议论?若是被有心人听见了,少不得要挑拨你们母子离心。”


“好了好了,”旭凤撒娇似的搂住了润玉的肩膀,拉长了声音“我知道了,兄长。不说了不说了。我知道你怕母后,日后不和你提她了总可以吧。你放心,我不会让母后伤到你的。”


润玉一向拿自己这弟弟毫无办法,只得无奈的笑了笑,随着他的动作进了船舱。


几日的航程,说长不长说短倒也不短,等润玉和旭凤回到了京城的时候,两岸的柳树已经彻底绿了,空气里充满了草木的清新味。润玉和旭凤两人一起下了船,骑上宫里派出来接应他们的马匹,朝城内疾驰而去。


“夜王殿下到-”

“焱王殿下到-”

坐在王座上的天帝太微眯了眯眼睛,缓缓抬手,沉声准入。

润玉和旭凤此时已经换上了朝服。旭凤领军职,润玉领文职。旭凤一身凤翎金甲,润玉一身蓝色锦袍,两人进了殿内,走到御座之下,一掀衣摆跪于地上。

“儿臣润玉(旭凤),参见父皇。”

天帝目光沉沉的扫过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儿子,手里捏着佛珠,半晌没有说话。

就在殿内充满了瘆人的寂静时,一直看着两人进殿的天后荼姚开了口。


【薛宋】醉君楼3



老规矩,走外链,老福特不喜欢我这种色情博主(黄文博主),对我很不友好


【薛宋】醉君楼2

我不信我发不出去

https://shimo.im/docs/wRYqcWSLbG0kKAVX/ 《醉君楼2》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薛宋】妄灾番外

(一)

自那日在集市上看到转世后的宋岚之后,薛洋完全恢复了元气。他之前从未见过宋岚幼时的模样,却不想是这般可爱有趣。


他跟着宋岚到他居住的道观之后,发现并没有晓星尘的踪迹,他偷听了那些人的谈话才发现是自己想差了,晓星尘尚且还没有找到宋岚,宋岚是被捡到这个观宇的。薛洋拿着宋岚给他的那贯钱,换了个糖葫芦摊子,扛着到了那道观翻墙跳到了宋岚的院子里。

宋岚与前世一样,喜欢清静,有些洁癖还不喜欢和别人交流,所以那收养宋岚的老道士专门给他辟了个院子让他在里面练功,休息。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猛然看到跳进院子里,小小的宋岚吓得皱紧了包子脸,握紧了手里的小木剑。


薛洋蹲到宋岚面前,从糖葫芦架子上抽了一个山楂糖葫芦递给他,眼睛一弯,嘴角一咧露出了两个小虎牙:“小道长不记得我啦,昨天你还在菜市口给了我两吊钱,我是来报恩的。”


宋岚抿着小嘴回忆了一番,发现眼前这个蹲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少年还真是昨天在集市上遇到的人,不过那时候他脏兮兮的,看上去邋里邋遢的,完全不是现在这样白皙干净的模样。宋岚本来是有些警惕的,但薛洋此人长得本就乖绝,刻意装样子的情况下更容易让人放下心防。

果然小小的宋岚很快就放松了皱紧的眉头,奶声奶气的道:“我不用你报恩的。”


薛洋笑着眯了眯眼,把糖葫芦往他的眼前递了递:“可我想请小道长吃糖葫芦啊,小道长要是不接受我报恩的话,我会很伤心的。”


宋岚为难的看着那个糖葫芦,小模样有些纠结:“可是师父不让吃别人给的东西啊。”


薛洋眯了眯眼睛,笑了:“我也不是别人啊,我是被你救过的人,你是我的恩人,我怎么可能骗你呀。”


宋岚想了想,最终还是接了过来。他虽然像个小大人的样子,但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幼童,观里的人又多,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么大的小孩子都喜欢些什么,薛洋给他带了糖葫芦,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美滋滋的很。


薛洋没忍住捏了捏他鼓鼓的腮帮子,看他仰着头看他,心里有些酸酸的又有些失而复得的欣喜。他弯腰把他抱了起来,往上举了举,让他坐在自己的肩膀上:“小恩人,坐好了,我一会儿带你出去玩儿好不好?”


宋岚紧张的一手抓住薛洋扎起来的头发,一手抓着没吃完的糖葫芦,眼睛滴溜溜直转,看上去有些紧张又有些新奇。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薛洋笑眯眯的又把他往怀里一带,足尖一点飞出了道观。


宋岚睁大眼睛,很稀奇似的看着向后倒退的风景,薛洋看着怀里人的样子,忍住想在他脸上亲一口的小心思,温声询问:“你师父没抱你飞过吗?”


宋岚一脸莫名的抬头看他,摇了摇头:“我师父不会飞呀。”


“不会飞?”薛洋愣了愣,他想过很多情况但完全没有想到宋岚可能没有踏入修真界,他揉了揉宋岚毛茸茸的脑袋,“不会飞没事,以后我带你飞好不好?然后也教你飞。”


宋岚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可是师父说会飞的人都是神仙,我也可以做神仙吗?”


薛洋心里一酸,但随即露出了笑容:“当然啊,你是天生的神仙。”


看着宋岚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脸,薛洋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他当年步入修真界就略晚,所以剑法并不精通,而宋岚天姿聪颖,自己的剑法肯定教不了他,如今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晓星尘。想到晓星尘,薛洋有些头疼,但思及宋岚,他也觉得没那么难了。


将宋岚顶在头顶,薛洋晃晃悠悠的在集市上走着,偶尔会跟他说一些有趣的事情。宋岚平日来集市,看的都是腿,每次看别人都要很费力的仰起头,此时这样,他忍不住高兴的抱住薛洋的脑袋,蹭了蹭。


“怎么了?”薛洋接过旁边商贩递过来的枇杷,给肩上坐着的小娃娃递了一颗。


宋岚完全放下了对薛洋的戒心,有些别扭的解释:“我觉得你人很好。”


薛洋轻笑了一下,小孩子的世界就是比较单纯,若是前世的他怕是领他怎么玩儿都不会觉得自己人很好。薛洋觉得自己也许一辈子的幸运都留在了宋岚身上。能再次遇到他,他真的很开心。

他也希望,那种生离死别的悲剧不会再重演。

(二)

薛洋抱着宋岚把他送回道观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宋岚也因为玩的太累了,趴在薛洋怀里已经睡着了。


薛洋低头看看怀里毛茸茸的头顶,翻身跳进了他居住的院子里。进了屋子,薛洋有些嫌弃的看着桌上摆着的那两盘卖相并不很好的小菜,他心里颇有些怒火,之前就算自己把宋岚关在屋子里,也从来都没给他吃过剩菜,而桌子上这些一看就是剩菜(其实只是师兄师姐不会做饭,卖相不好)。薛洋心中涌起一股怒火,若是以往他早就拎着降灾屠了这个道观了,想到怀里软软糯糯的团子,薛洋勉强压抑住怒火。


薛洋把宋岚放在床上帮他脱了外套和鞋子,盖了盖被子,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头顶,心里下了个决定。他连夜赶了出去,拎着降灾跑到了城里最有名的酒楼,逼着厨子把他的食谱拿了出来,又回到了道观里,开始钻研一些比较简单的菜式。


第二天,清晨……


小宋岚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他猛然想起昨天领自己出去玩还给自己买好吃的东西的大哥哥抱着自己的小被子下了床“噔噔噔”的跑到了外面。


“起的这么早?”薛洋蹲在炉子面前正和炉子奋战,弄了一脸炉灰,气急败坏的薛洋转头看了看抱着被子站在他身后的小豆丁,站起身来。


“你没有走。”小豆丁跑到他身边,抱着他的腿,仰头看他。


薛洋被他可爱的不得了,伸手把他抱了起来,用额头蹭了蹭他的额头:“当然没走,我打算和你一起住在这儿,好吗?”


宋岚眼睛迸出一阵亮光,他高兴的点点头:“好。”师兄师姐每日都忙着赚钱养观里的孤儿,很少有人会陪他玩儿,至于同龄的,他觉得很爱哭,太吵了,所以嫌弃的很。现在有个很合他眼缘的大哥哥愿意留下来陪他,他当然很高兴,只不过他本身情绪就不如其他小孩子丰富,所以看上去倒像很平淡似的。


薛洋见宋岚应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只不过他忘了自己满手都是灰,倒给他白皙的小脸上抹上了几道黑道。薛洋有些心虚的看着宋岚那张被自己蹭的像小花猫一样的小脸,把他放了下来,给他打了水,让他自己去洗漱。


宋岚好像很开心似的,洗漱完就一直围着薛洋滴溜溜的转,薛洋颇为得意的告诉他自己要亲手给他做饭,然后与那炉子奋战了一早上,可令人生气的是那炉子还是不肯燃起来,甚至到后来开始往外冒浓烟,把两个人都呛的不行,只能都跑到院子里去。薛洋气的想把尸毒粉扔到炉子里去,还好理智拦住了他。这一阵兵荒马乱直到一个年轻道士抱着柴禾有些吃惊的走近院子,才被打断:“你是谁?你在这里做什么?小师弟呢?”


“我在这里,靖玄师兄。”小宋岚从薛洋身后探出头来,朝他跑了过去。


“……”那被成为靖玄的道士看到宋岚那张被熏的有点黑的小脸,有些无语又有点心疼的抱住了他,伸手给他抹了抹,“小师弟,你瞧瞧你的小脸被熏的……你们是在烧房子吗?”


宋岚扯了扯师兄的衣襟,难得语气欢快:“阿洋哥哥说要给我做饭。”


靖玄的眼睛亮了,有些崇拜的看着薛洋:“少侠还会做饭?”


薛洋看了看浓烟滚滚的厨房,又看了看宋岚期待的小眼神,清了清嗓子,违心的点了点头:“当然。”


靖玄高兴极了,“太好了,终于不用吃琳琅师姐做的饭菜了,我去收拾炉子。”说完边像一个勇士一般冲进了那冒着滚滚浓烟的厨房。


“……”薛洋后知后觉的想起昨天晚上在桌子上看到的那几盘看着像剩菜的东西,觉得自己似乎是错怪了道观里的人,他忍不住低头问,“你那个师姐做的饭菜很难吃吗?”


宋岚挠了挠头发,“我也不知道难吃不能吃,因为我一直吃的都是师姐做的东西,不过据师兄们说的,味道是不怎么好的。”


薛洋同情的揉了揉他的头顶,弯腰把小道长抱了起来。他实在是觉得一脸冷清的花猫脸实在是太好笑了,他还是去给他洗洗脸吧。


(三)

薛洋再次见到晓星尘的时候是在城门口的空地上,他那日本打算带着小道长去郊外玩儿,却不想一出门和晓星尘和阿箐打了个照面,跟在他们两人后面的居然还是云梦江氏的家主江澄。


阿箐见到他忍不住大喊:“道长,是那个坏家伙!”


薛洋心中顿感不妙,一手抄起宋岚,足尖一点,向后掠了有一丈远。


“那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打你?”宋岚搂着薛洋的脖子,悄声询问。


薛洋低声诋毁晓星尘道:“是个手下败将,恼羞成怒,所以还带了帮手。”


宋岚的眉头一皱,“带帮手太过分了。”


薛洋得意:“是吧是吧。”


晓星尘却没给他太多的时间,持着霜华便向薛洋砍去,修真人向来听力灵敏,听到薛洋与小孩子的对话,额头青筋直泵,只不过愤怒暂时没有冲溃他的理智,反而让他冷静下来。


“他在和谁讲话?”晓星尘低声询问身边的阿箐。


阿箐一双白瞳仔细打量了一番薛洋怀里的奶娃娃:“是个小娃娃……”然后,阿箐惊愕的睁大了眼睛,声音有些抖:“道长,那个小孩子相貌有些像宋道长。”


晓星尘愣了一下,想起自己为何来到这里,他沉声问薛洋:“你到底要做什么?”


薛洋收了降灾,一手抱着宋岚,一手抠了抠耳朵:“我能做什么?只许你找小岚岚不许我找?再说了与其在这儿和我对峙,不如教教我家小道长练练剑。”


晓星尘微微愣了一下,他能感受到对面宋岚和薛洋和谐的气氛,纵然心中尚有怨恨,也只得收起了霜华,轻声唤道:“是子琛吗?”


宋岚搂着薛洋的脖子,好奇的问:“子琛是谁?”


“子琛是你呀。”薛洋用下巴蹭了蹭他的额头,“是你的字。”


宋岚皱紧了眉头:“我没有字啊,要十六岁才能取字呢。”说着伸出手指认认真真的比了一个1比了个6。


薛洋蹭了蹭自己的鼻子,哄骗道:“可是要修真的话就要早早取字,那样才能做小神仙哦,那个是你以后的师父,要教你剑法哦。”


小小的宋岚显然不明白自己怎么多出了个师父,有些懵懂的看了看薛洋又看了看晓星尘,茫然又听话的点了点头,直觉告诉他薛洋不会害他,而且他对于那个眼睛上蒙着白布的大哥哥,不知为何有一种天生的亲昵感。


将宋岚交给晓星尘,晓星尘抱着怀里软绵绵的团子,险些落下泪来,他轻声询问着宋岚的近况,宋岚倒也很喜欢声音温柔的他,问什么答什么,时不时的还抿着嘴唇笑笑。


江澄抱着肩膀跟在晓星尘后面,他是看在魏无羡的面子上才跟着他怕他吃亏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在这经常有行人经过的地方给人当猴看,江澄脑袋青筋直蹦:“晓道长,既然已经将您送到了,找到了宋小道长,那我便告辞了。”


晓星尘听了江澄的话,赶忙回身感激的朝他回了个礼:“多谢江宗主从云梦送在下来到此处,想来近日也耽误了宗主不少事务,日后若有用到星辰的地方但说无妨。”


三毒圣手的心里堵了一下,他本意也不是想要走,就是觉得自己就算告辞,晓星尘也会挽留一番,谁知道他这么干脆利落……想到这里,江澄气得眼睛都能喷出火来,只是晓星尘又看不见,只能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了。


“道长……”阿箐欲言又止,不过看到晓星尘对宋岚一副护若珍宝的样子,也不忍坏了他的兴致,只能把之前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薛洋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在身份清晰的情况下和晓星尘和平相处,但宋岚确实是维持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薛洋放弃了带宋岚出去玩儿的想法,领着晓星尘回到那个道观中。路上,他把自己的打算和晓星尘说了一番。


晓星尘抱着宋岚倾听着他的话,心中暗自感叹于薛洋的变化之大,他觉得自己也算幸运,能陪在挚友转世的身边,是他这几年最幸福的时刻。

(四)

薛洋最近留了小胡子,他最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每次用胡子扎宋岚的脸,他就会气得鼓鼓的躲到一旁跟着晓星尘练剑不理他。

薛洋虽然想揉团子,但宋岚气鼓鼓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婴儿肥的小脸板得一本正经的,背着把小木剑“噔噔噔”的跑远,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理他。


这一天,宋岚眯着眼睛躺在院子里薛洋给搭的小棚子里午休,迷迷糊糊的就被人抱了起来。

宋岚被这动作惊醒,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茫然的看着薛洋。

薛洋忍不住一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胡茬,然后在宋岚的脸蛋上狠狠的蹭了蹭:“子琛,起来了。到时间要练功了。”

宋岚被他扎得一激灵,瞪大了眼睛看他,然后揉着脸气哼哼的挣脱了薛洋的怀抱,顺着他的腿爬了下去,跑到一边拿起树下插着的小木剑,想了想,仿佛没消气似的跑回来,在薛洋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然后转身就跑向了晓星尘休息的屋子去了。


宋岚那点儿力气当然不会对薛洋造成什么伤害,他用手蹭着自己下巴上的胡茬,想着小个子被气得皱成一团的包子脸,忍不住扶着旁边的树笑了起来。


阿箐坐在树荫下拿着块布料,正在给宋岚做衣裳,见着薛洋这副样子,忍不住僵硬当然勾起一侧嘴角,问道:“你怎么想起留胡子了?”


薛洋溜溜哒哒的走到她旁边,从阿箐头上拔了根木簪抠了抠牙:“我乐意,好玩,怎么?不行啊?小瞎子。”


阿箐冷漠的继续低头缝衣服:“我已经三天没洗头了,一直插着这根簪子。”


“啊呸!”薛洋赶紧吐了口唾沫,呸呸呸了几声,满脸嫌弃的把簪子又插回了阿箐的头发上,“你可真不爱干净,难怪嫁不出去。”


阿箐揉了揉有点疼的太阳穴,反击道:“是啊,总比你现在还想老牛吃嫩草好得多。本来年纪就大了,还留个胡子,再过个十几年,估计宋道长叫你爷爷都有人信。”


薛洋听到这话后,如遭雷劈。他这几天逗弄宋岚习惯了,完全忘记了自己与他之间的年龄差,虽说修真之人青春常驻,寿命也要长于常人,可谁知道宋岚以后会不会喜欢上真的年纪小的人呢。薛洋痛心疾首的走回了自己的屋子,打算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以免日后被媳妇嫌弃。


看着薛洋有些落寞的背影,阿箐捂住嘴简直要偷笑出声。毕竟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她和薛洋吵架的时候,她很少赢,若是赢了也会被薛洋武力恐吓。所以说这次薛洋的反应足够她高兴好几天的了。


宋岚撅着嘴跑到了晓星尘的屋子里,委委屈屈的向前晓星尘告状,晓星尘对于他来说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他脾气又温柔,宋岚很快就习惯了被他护在身后的生活,每次被薛洋欺负了就会跑到晓星尘那里撒娇。


晓星尘有些无奈的听宋岚用软软糯糯的语调控诉薛洋的“罪行”,有些难以相信之前那个恶魔居然是这样一个童稚的人,居然逗弄小孩子逗弄得不亦乐乎,他不禁想,薛洋这是不是自己在作死。


“好了好了,子琛。”晓星尘拍了拍宋岚的肩膀,“他欺负你,你就打回去啊。”


宋岚委屈巴巴:“可我打不过他。”


晓星尘顺势把小木剑递给他,拉着他走出屋子去练剑:“所以子琛要好好练剑,争取以后亲手打他一顿,好不好?”


宋岚歪着头想了想,认真的点了点头,认认真真的跟着晓星尘比划了起来。


晓星尘听着周围被宋岚练剑带起的风声,微微一笑:挚友幼时还真是可爱呢。

()


【薛宋】醉君楼(1)

ABO设定 A乾元 B中庸 O坤泽,薛洋A,宋岚O

(一)

宋岚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于一处暖阁之中。阁中的摆设简单别致,空气中还浮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清香。

他艰难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脱力的靠在身后的墙壁上。

他试图回忆着昏倒之前发生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只是,此时他所处的情景很难让他放下心来。灵脉被封,拂雪被拿走了,就连他时常带着的拂尘都没有留在身边,宋岚不由得紧绷起身体来。

“宋道长醒了,可让我好等。”

伴随着脚步声的响起,房门被人推开又阖上,一个身着黑衣少年模样的人走到了床前。宋岚微微抬起头,看清那人的面容,眉头紧锁起来。

“薛洋?”宋岚回忆过往,自己与此人仅有一面之缘,那时此人拿了商贩的物品,不肯给钱,他当时意欲教训此人一番,却被挚友晓星尘拦下了。自那时已过了数十日,他虽不耻于此人的言行,却也并未再与他见过面,所以,这人将他带到此处究竟有什么目的。

宋岚冷了神色,警惕看着薛洋逐渐凑近的面容:“你要做什么?”

薛洋自那日在街头见到负着长剑的他,心中就难以忘怀他的身影。他虽生于污浊长于泥淖,但这傲雪凌霜的宋子琛对他的吸引力莫名的大。毕竟这种霁月清风般的人物让他见了便想摧毁、占有。

薛洋执起宋岚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的右手,侧身坐在床榻边:“难为宋道长还记得我。”

“星辰呢?你把他怎么样了?”宋岚试图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却发现失去灵力的自己力气小的如同蜉蝣一般,根本无法挣脱薛洋的钳制。

薛洋眼睛危险的一眯,但随即乖戾的一笑,耸了耸肩膀:“宋道长忘了么?金家今日请晓道长前去做客,你说我能将他怎么样?”

宋岚愣了愣,回忆起来他昏迷前晓星尘的确已经与他分别,由此看来薛洋应当伤不到他。

“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晓星尘,”薛洋翻身跪坐在宋岚的身上,钳制他的手腕拉到床头慢条斯理的绑了起来,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伸手拍了拍身下才回过神来不断挣扎的人的漂亮脸蛋,“虽然道长你是个乾元,不过我薛洋也并不嫌弃。自那日巷口一别,我可是想了好久这事了,别白费气力了,你逃不掉的。”

宋岚怒视着骑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心中后知后觉的涌上一股恐惧,只有他知道,他其实并非乾元,而是个地地道道的坤泽。只是,他自年幼时便生的貌美,师父怕他被人觊觎,白雪观护他不住,才定期熬制汤药与他掩饰性别。他本以为这会是他永远藏在心底的秘密,却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竟然会有一个乾元对另一个乾元产生了欲望。若是薛洋知道了他身为坤泽的事情,他不敢去想会被如何对待。

薛洋能感受到身下身体的颤抖,但也只当他是被自己气得,未曾多加怀疑,他脱掉外袍,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让自己的信息素彻彻底底的包围了宋岚的全身,对于乾元来说,让自己的猎物沾染上自己的信息素才算完完全全的占有。


(二)

甜腻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涌向宋岚,将他包裹的密不透风。宋岚咬紧牙关,努力的抑制住坤泽身体的本能反应。

宋岚性子冷淡,生理反应也算不得十分强烈,他强忍着恶心试图躲避开薛洋温热的掌心。

薛洋不理回身下猎物那有限范围的挣扎,双手扯住他的黑色道袍的衣领将它向两边拉开,使宋岚的身体彻彻底底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滚开!”宋岚蓦然睁大双眼,抬腿便要将薛洋踢开。


补妄灾链接

弯弯绕绕萌了这么多cp,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冷坑薛宋,补个之前删掉的《妄灾》链接,大家可以下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