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窗困

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顾昀

对,我又被抄袭了。

抄袭不可原谅

血 肉 教 條:


昨天的文章因为图片问题被屏蔽,因为这件事性质太恶劣,抄袭者态度极差,真的太让我生气了,所以重新发一遍。


还有一些很想说的话。感谢每一个帮我举报和谴责抄袭者的朋友





这次我的文被全部照搬抄袭。


抄袭者死不悔改还反咬一口。




《朝花集》是我比较早写的源藏同人,也是我自己目前为止最最喜欢的同人,虽然已经完结两年多了,但是不代表我花了心血和感情创作出来的作品可以被人割头去尾,拙劣地拼成一团令人作呕的肉块。

这位LOFTER的id叫 @Krou_ 的作者(现已账号自杀)微博ID【KeenHIT】几乎一字不漏地抄袭了我的《朝花集》以及其他大部分源藏同人,【可以说她除了抄袭我的文之外几乎没有自己写过一篇】换掉了半藏和源氏的名字,用极其拙劣的手法把我的文改成了一篇篇《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旭润同人文。

我只看了一个开头就浑身发冷,到后面的引用都几乎一模一样。被融梗或是抄剧情之类的擦边球我已经司空见惯,但是整篇整篇抄袭我作品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气得我快要发笑了。

在联系作者后,其人对私信视若无睹,称我是【眼红碰瓷的KY】,并且不停删除质问和声讨其卑劣行为的评论,态度极其嚣张恶劣,令人作呕。


我放一下部分文章的对比。由于对方清空lofter链接已经失效,我保留了一些截图。







  • 原文《朝花集》:第1章 第2章

    抄袭文:

    因为他只来得及抄到第二章就销号跑路了,所以剩下章节幸免于难。











还有很多我没有截图,不过也都如出一辙,一字不差地复制粘贴然后替换主角姓名,甚至连人设都懒得改。




不仅如此,他还描了CC以前画的源藏同人,对比如下。


左边抄袭者,右边是CC的原画。据其粉丝称她还描过很多CC的图,但我没来得及截屏保存。


对比图




除此之外,抄袭者的种种发言以及表示出的沾沾自喜可以说是令人发指,还大言不惭谈论自己的文风,试问你一字一句,全都照抄我的心血,谈及文笔文风不觉得可耻可笑吗?









如今这位“作者”已经账号自杀,没有一句道歉,没有一丝悔过,抄袭的成本对于她来说几乎为零。复制粘贴了别人的作品后,获得如潮的热度和褒奖,事情败露,被追责和质问的时候,只需要删除一个账号就可以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日后有的是东山再起,哦不,再抄的机会。这样的不公对于每个作者来说,都是极为让人心寒的。




今早起来之后,他家CP其他明辨是非的朋友给我提供了他的聊天记录。


从中可以看出他死不悔改的态度,并且认为是他自己才华出众,所以我才会碰瓷他,我的粉丝去问责就是KY和攻击,委屈地被我用网络暴力逼得删号。




我请问你是怎么把我的作品占为己有之后,还能说出这么理直气壮得下作的话?




我本来不想打旭润的tag,因为CP是无辜的,但我认为这件事有必要让其他人知道,不是他一走了之就能解决的。











这还不是最气人的。


最诛心的是下面这两件事。




从开始写文到现在,我被抄袭的次数不算少,就在上个月,有个写全职同人的作者“借鉴”了我的剑三旧文,鉴于其道歉态度诚恳,我没有公开说过这些事。


但在他的道歉下面,一句指责都没有。满满都是他粉丝的夸奖。


“太太的文笔是很好的,自己写也没问题。”


“太太修养真好好,这样都不生气。”


“以后也会继续支持太太的。”




甚至会有顺着其他抄袭者的道歉声明,摸到我微博或者lofter来的人,会跟我说:“这是一种变相宣传你的方式,虽然说起来不好听,但是的确也是因为喜欢你才抄袭你的。侧面显示了你的优秀啊太太。”




谢谢你们抬举我。





【元凌X徐滨】九歌8

刑讯的过程无非就那么几种,就算是狱吏想好好的在凌王面前表现一番都很难想的出什么花样。而且元凌还要求他们最后留那人一口气,这让他们更加难办一些。毕竟之前送过来的人还没有嘴这么严的。
元凌指尖敲打着椅子的扶手,抿着嘴看着眼前这个血肉模糊,几乎已经不成人样的前下属,揉了揉眉心,开了口:“你的妻儿还在雁北,你不为自己考虑,总得为他们想想。你如果说出幕后主使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他们一条生路,给你留个全尸。”
被捆绑在刑架上折磨得血肉模糊的人身形一震,惊愕的盯了元凌半晌,才泄了气。
“我说。”

元凌审完叛徒出了地牢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手下的士兵们已经换了岗,有条不紊的巡视着营地周围的情况。

“王爷。”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元凌一回头边看到徐滨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窄袖长衫,朝他走了过来。

“道中。”元凌勾起嘴角,朝来人笑了笑。

徐滨四处望了望,笑着邀请元凌到自己的帐中小坐一会儿。元凌虽是不明所以,但也看得出他似乎是有话要对自己说,所以并没有拒绝。
进了帐中,徐滨将帐门掩得严实了才从腰间锦囊中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元凌,面色有些严肃:“朝中有人今早给我传信说陛下身体不适,现在朝中是太子代为监国。”
元凌虽然诧异于这般情况,但也并没有慌乱。他与太子元灏一向交好,对元灏的才能也颇为认可,有他在朝中代父皇掌权,朝中事也不必他太过担心。
只是,自己这边尚未接到消息,徐滨那里是如何得知的。
看到元凌疑惑的眼神,徐滨解答了他心中的困惑:“宋瑛从别处给我传的消息,我自有我的渠道。太子派到雁北的探马早已在中途就被斩杀了。而太子今日已经被软禁在东宫之中了”

元凌皱紧了眉头,打开了纸条,手指捏的越来越紧。

见元凌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徐滨将自己早上新接到密旨的事情告诉了他。

“元谌借太子手谕传我回京,我想他的心思已经掩盖不住了,他会试图将陛下所有的近臣都掌握好在自己的手中在诸位王爷察觉之前让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这是坏事也是好事,他想将所有人都召回京城需要一定的时间。我此次回京会尽力拖延时间保护陛下和太子,将他的野心暴露出来。剩下的也只能靠殿下了。”
元凌深深的看了徐滨一眼,他知道此行凶险,徐滨是他放在心上十余年的人,他恨不得与他一同赶赴京城。
可是他不能。
魏国的雁北边境,国家的稳定都是他肩上负着的担子。他必须安排好所有的事情之后才可以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他知道徐滨作为近臣更是元谌的眼中钉肉中刺,稍不留神便会招来杀身之祸。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选择相信徐滨,相信被软禁在宫中的元灏。
“何时启程?”元凌将纸条放于烛火之上点燃,低声询问。
徐滨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回答:“两日后。”
元凌叹了口气,他本以为徐滨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自己在一起,万万没想到,这么快便要分离。

啊哦

我到家啦✧*。٩(ˊωˋ*)و✧*。收拾收拾行李,过两天更新,啾咪~

请求

新版体验真的很不好,,Ծ^Ծ,,

Krabat: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元凌X徐滨】九歌7

徐滨与元凌一同目送着那刺客被侍卫绑缚着带了下去,徐滨此时佯作不知元凌演的戏中带了七分的真心,所以毫无芥蒂的走到一旁为他满斟了一杯茶。
虽然徐滨心中无他,但元凌却是浑身的不自在,在靠近徐滨的时候,他能明显的感受到他心中的困兽正意图打开囚禁他的牢笼,若非还尚存理智,若非那刺客来得凑巧,只怕这假戏会成了真。
“王爷打算如何处置宋副将?”徐滨将茶杯递与元凌,低声询问。
元凌暗自安抚下自己的情绪,接过徐滨亲自沏的茶:“还是要先瞒下这个消息,这宋杰胆子这么大,只怕朝中还有后手。道中在朝中可曾与什么人结仇?”
徐滨听了这话,轻笑出声来,他眼中含笑的望着元凌:“我掌管吏部,无数王公大臣意图从我手下为其子侄谋取一官半职,所以,只怕在下结的这仇自己也记不清了。”
元凌听了这话,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他有些担心的瞟了一眼徐滨,见他笑吟吟的望着自己,心中不由得担心、愧疚。自己起初只是想到他被派到了自己身边,全然未曾在意他在朝中历经了怎样风险,幸好他城府深一些,若是不慎失足,只怕是此生再难相见。
徐滨看着眼前元凌局促的样子,目光幽深了些,他并非情窦初开的少年,虽片叶不曾沾身,但男女情爱之事他也早有耳闻。他与元凌初见时便觉得他对自己有些不对劲,今日试探,让他更加确定了些。徐滨放在桌下的手指动了动,面上依旧笑意不减:“王爷不必担心,只要朝中有人出手,必定会露出破绽,我们有的是时间和他耗着,又何必心急呢。”
元凌揉了揉眉心,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中说的是。”
夜风拂过军帐,发出猎猎的声响,也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宁静。
元凌猛然回过神来,匆忙起身告辞:“夜已经深了,本王就不叨扰道中了。”
徐滨起身相送,看着元凌慌乱的脚步,若有所思的抚了抚下巴。他对龙阳之事并无排斥之心,对元凌也有着一见如故的感觉,只是这种事情,没有确切的把握之前,还是暂且不要表现出异样为好。
元凌离开了徐滨的营帐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李在做戏的时候都被搬到了那边的营帐中,自己的屋子里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木板床。他本就心烦意乱,索性起身去了关押着宋副将的地牢中。

地牢总是晦暗而阴冷的,没有人会喜欢这种地方,元凌也一样。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刑讯重犯早已用不到他亲自出马,牢中的狱吏有足够的手段让他们吐露真言。

今天被关进来的这个人很特殊,他曾是元凌的左膀右臂,主帅又未曾下令如何处置他,所以狱卒只是将他五花大绑塞了嘴,扔到了牢中,暂时还未行刑。

“王爷。”
狱卒见着军中的主帅,慌忙行礼。他们知道元凌一向不愿意踏足这里,心中都惶惶然的猜测他此次前来的目的。

元凌摆了摆手,免了他们的礼,走到关押宋副将的牢房前,隔着木栅栏看着他。

宋杰算是玄甲军的老人物了,是元凌接管这只精锐部队后一手提拔起来的,他曾怀疑过很多人是叛徒,却从未怀疑过他。在元凌的印象里,宋杰是个五大三粗的西北汉子,平日里爱喝酒好打架,虽然总是会做些违反规定的小动作,但在大事上并不糊涂。因此,元凌虽然经常对他略施小惩,但一直对他深信不疑。
“让他说出幕后主使人,别让他自杀。”元凌深深的看了一眼扭曲的躺在地上的人,让侍卫搬来了一张座椅。

嘿嘿嘿嘿(º﹃º )

境容:

【锤基】爱的抱抱~动图~

流量预警!每张在10-20M左右,缓冲完成之后才会变成正常速度。建议电脑打开,手机有时候缓冲完播放会自动变成慢速我也很无奈……

感谢画师太太 @40mKNIFE 的授权,这是太太锤基套图中很戳的一张!!

太太整套锤基图实体明信片预售中! 赶紧戳这里

献上贺图!祝大卖!


四个gif是锤基的抱抱互动,第五个是整个四个gif连起来,lof限制图片不可以超过20M因此只能缩小啦!

【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鬼】

反正……就是抱来抱去什么的,神兄弟的情调我等凡人不懂!

咳、总之前戏我补上了,后续据画师太太说接这里——>戳我


最后组装了辆很破的小自行车,新手上路请多关照!我的车技还太嫩了()

特别鸣谢画师太太,对小车姿势和节奏的指导咳咳= =+通过这次制作,我对开车的理论知识又加深了理解,开往阿斯加德的动车指日可待(胡说八道)



【元凌X徐滨】九歌6

徐滨挣脱不得被元凌半搂半抱的拖到床上,心中虽又急又恼,但面上还算冷静自持。
“松开。”徐滨一手挡住元凌意欲解开他衣带的手,一手拉住自己的衣领,皱着眉头,盯着元凌。
元凌蹲在他身前,仰头与他对视了一会儿,将手伸到徐滨脑后迫使他靠近自己。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徐滨的脸上,让他倍感不适的想要向后退去。
“凌王殿下,”徐滨冷了声音,“徐某本以为殿下是清风霁月之人,想不到竟是如此下流之人。下药这等宵小的手段也使得出。”
元凌听了他这话,不怒反笑,他动了动身体,凑近了徐滨,眼里满是浓郁的黑色,隐藏着疯狂。
“徐大人,”元凌凑近了,与徐滨对视,“你是说我下流吗?本王不妨告诉你,若是本王真的下流的话,你以为你还能完完整整的坐在这里和我说话?若是本王做的这事,你觉得我会只满足于让你上床安安稳稳的睡个觉吗?”
徐滨久经官场,很快就反应过来元凌极有可能是话里有话,而这话极有可能与什么重要事情有关,便颇有些不自在的抿了抿嘴唇,便顺着元凌的动作躺在了榻上。
元凌今日没有喝醉酒,行为举止也很克制,他将事情经过附在徐滨耳边,大致讲述了一遍。原来,铁甲军军中近日里查出有个地位不低的奸细,他前几日偶然得知了元凌心悦于徐滨的事情,便买通了元凌安排在徐滨身边侍卫偷偷的将软筋散放在了屋中的香炉内,想将徐滨带走用以威胁元凌,却不想元凌早已密切关注着这人的动向,匆匆忙忙的赶来了帐内,装作自己色迷心窍的模样,在保护徐滨的同时设法引那奸细现身。
徐滨听了元凌的话,一副了然的模样,他故作羞愤的看着元凌,双手无力的搭在元凌的胸口:“堂堂凌王竟是如此恶霸模样,若是你执迷不悔,徐某便是拼得一死,也不会如你的愿。”
元凌见徐滨入戏的快,有点诧异,但很快就做出一副狰狞的样子:“本王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你区区一个小督军,能奈我何?”元凌一边说着一边动作着,作势要解开徐滨的衣衫。只不过他说着说着,行动就越来越迟缓,最后睁大双眼,无力的扑倒在徐滨的身上。
夜晚的军营很寂静,寂静到能听出有几只麻雀在周围叽叽喳喳的叫。借着昏黄的珠光,一个黑影出现在帐中。来人一身黑色夜行衣,黑巾覆面,握着刀小心谨慎地走到床榻前。
黑衣人见徐滨和元凌都是一副失去意识的模样,并没有贸然行动,反而走到一旁掀开了香炉又朝里面放了些药粉。
这药粉似乎极不寻常,撒了药粉之后,黑衣人明显放松了下来,拎着刀走到床榻前,举起到便朝床上交叠的两具躯体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瞬间分开,徐滨衣袖中滑出一把短剑,转身朝黑衣人攻去,黑衣人完全没有意料到两人竟是在装晕,急忙向后躲闪,抽刀阻拦。元凌回手取了放在枕头下面的佩剑,拦下了试图朝帐门突围的黑衣人。
“宋将军这么晚了来徐参军的帐中有什么事情么?”元凌看着黑衣人,目光宛如寒冰覆盖的利刃。
黑衣人一心要逃却完全没想到自己根本不是徐滨的对手,被徐滨一剑刺中肩膀狠狠的甩到了地上。
徐滨没有再理被围上来的士兵捆住的黑衣人,神情自若的站到了元凌的身边。
“!”黑衣人见徐滨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气势全不复前几日的唯诺与逃避,反而如一柄藏于棉套之中的宝剑一般夺目,再看徐滨全然没有疏离元凌的意思,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这两个人这几天演的戏给骗了。

上色毁线稿系列_(:з」∠)_

说点事情

emmm不知道说什么好吧,但不想骗粉,所以还是决定和大家说一下,墨香铜臭太太笔下作品的同人作品我可能不会再写了,向因为薛宋、冰九而结识的小伙伴说声对不起,大家不要再等了,我不知道怎么移除粉丝,所以麻烦大家取关我吧,么么哒,感谢这几个月大家捧我的场,我知道我文笔不好,还污里污气的,谢谢大家体谅了~